首页 >汽车

一台国产无人机的跨海漂流记图

2019-04-11 06:00:11 | 来源: 汽车

深圳,龙华。冬日的暖阳穿过玻璃窗,映射在一台组装成型的4旋翼无人机上,熠熠生辉。皓白的外壳,配以流线型身段,会让人联想到它在蓝天飞翔的姿态。

在这个6楼的城中村工业区顶楼小车间流水线上,10来个工人双手不停,却又一声不响地紧张组装着。飞控、电机、电调、云台、脚架、线材……三十多个组件,一个小时的功夫,就会有十来台无人机诞生。

本文的“主人公”小飞就是这其中一台无人机,它和伙伴们聚齐后,就会开始长途旅行。

这批无人机将远渡重洋,经过长达三个多星期海上运输,一个星期的清关,一直到地球的另一边,其中一批前往太平洋东岸的美国,找到新的主人。

中国制造业崛起之后,像无人机、这样的多款高新技术产品也开始进入各国的寻常百姓家。和业内明星公司大疆不同,小飞在中国国内乃至深圳本地都默默无闻,但它已经进入国外市场四年。

研发团队在室外试飞无人机

1.草根创业:幸遇高交会绝处逢生

小飞“出生地”在深圳北部,龙华新区中裕冠产业园A3栋。这里离深圳中心区及蛇口、盐田港口有1个多小时车程,又紧邻地铁和高速,上世纪九十年代积累下来的制造业基础依然雄厚,四周电子制造业工厂繁星密布,而且产业链完备。

跟大家想象中的“白富美”科技企业不同,小飞6楼的“家”有些寒碜:一间会客室,两间办公室,一间作坊式工厂。它的主人创意飞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柏森,是一个东北来深圳创业的男生,除了出去跑业务,还要跟同事做研发。

创意飞的成长故事是一个草根创业的故事。

5年前,宋柏森和两个小伙子一起辞职。三人在结构、软件和飞行测试领域各有所长,一起拿着30多万元积蓄,成立这家公司开始创业,几个人挤在30平方米不到的办公室里,饿了就吃泡面。

当时中国民用无人机产业才刚刚起步不久,业内企业屈指可数,很多人都没看到这块市场,而他们为何一开始要选准无人机行业?

宋柏森看重的是市场前景。早期玩无人机的人主要是航拍爱好者,算是小众圈子,但花得起钱,以前航拍需要人使用三角翼、动力伞或者乘坐飞机,危险、费事,无人机的出现,满足了高消费航拍用户群体的需求。

而深圳制造业转型升级中正在伺机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爆发式发展的智能产业,带动了机体结构设计技术、机体材料技术、飞行控制技术、无线通信遥控技术、无线图像回传技术等日臻成熟,相关配件成本不断掉价。国外一块300元芯片怎么代理星力七代
,在深圳50—70元就能拿到货。

正因为市场需求大,技术条件成熟,几个有远见的年轻人开始研发飞控,一年后做整机,推出款自主研发的无人机。

像很多深圳的创业团队一样,创意飞一开始没钱、缺人、差市场,几个创业者会带着样品跑展会。公司账户一度只剩下3万多元,幸好赶上深圳高交会,华强北一个老板买下了20多万元的产品,团队绝处逢生,“这样又可以折腾一下了”。

无人机展会费用很高,香港的展会一次要10多万元,深圳要5万—6万元,北京、上海要7万—8万元。一开始去外地参展,几人舍不得坐飞机,只能坐火车,还要算好时间,争取晚上火车上睡觉,早上就去参展直接开工,这样可以节省2000多元的住宿费。

正是在展会上,宋柏森和拍档认识了一批专门从事无人机销售的国外客户,美国加州的James就是其一,小飞这次要去的地方就在James做代理的地区。

2.立项生产:一个产品研发要花200万

无人机进入中国百姓生活是这两三年的事,而作为一台无人机,小飞从立项到出厂,则需要6至8个月。

严格来说,小飞算是创意飞公司第三款产品,现在这款也有了第二代,在业内算是经典款式,叫MARS—350,是消费类航拍无人机,主要销往美国、俄罗斯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挪威、芬兰等国家,月均销量上千台。

像深圳很多企业一样,这家偏重研发的袖珍科技公司一直默默发展,到现在才20来个员工,其中5人研发,10来人在生产线上做拼装,公司的投入花在研发投入上,一个产品至少要花200万元。

公司一般不做大库存,因为货值太高,一般是接单后才生产。为了迎接2015年圣诞节,加利福尼亚的代理商James年中就下了新产品大单。公司收到单后很快立项,开始生产要件,做产品系数设定、ID设计、试样、打板、仿真机测试、模具制造、定制件、生产、组装、室内室外深度测试。

为保证飞行安全,小飞的飞行参数真机验证需要1个多月,开模也要两三个月,各种细节改了又改,保证万无一失。

设计好的图纸交给周边相熟的模具厂,由模具厂按样打造,有些考虑到成本问题,会去其他工厂购置。

要知道,做小飞的飞行测试非常专业化,厚厚的一叠表格里,每一个细节测试都有20多项。

麻烦的是去室外试飞小飞,要用大拖车拉到郊外,每一台机子需要测试5到10分钟,含有二十几个性能,比如视觉传感定位、声波传感定位、GPS搜星速度、航线飞行、失控测试、实时高清画面传输、飞行数据记录等。

距离开船截止期虽然还有一个星期时间,创意飞公司5个飞手和5个质检员已经忙得不可开交。

和以往一样,每批货上船前都要经过严格的试飞和检测,一大车一大车的无人机已经运到试飞场,飞机排成50台一列,共计20列,但一天只能检测1000台,这批货需要检测5天,刚好赶上冬天里的大太阳,飞手和质检员在几把遮阳伞下一遍遍地试飞、记录。

“再热的天气,也不能偷工减料,需要把稳定的质量交付客户。”质检工程师叶先生叮嘱飞手小王。

临近开船前两天,货全部仔细打包,报关员在走流程了,货代公司DHL在中国的代理公司工作人员已经打过两边核实发货时间。客户付完款,船期一到,货代就来取货。

3.漂洋过海:陪自闭症男孩一起成长

终于到了开船那天济宁喷漆房厂家批发价格

当日凌晨2时,整个工业区其他人还在睡眠中,该公司的工人忙碌地往拖车上装货。5时,汽车启动;6时40分,汽车已经到达盐田港港口在排队。盐田港是中国有活力的港口之一,连续五年突破千万标箱并创下历史新高。经过近20年发展,盐田港已成长为全球繁忙的集装箱港口,近期创造了以开港短时间实现吞吐量过1亿标箱的新纪录。

跟单员一直紧张地在里喊着:“不行,你们得帮我多争取半天的时间, 我们正在仓库排队,码头仓库排队的车太多了。”

刚放下,拖车司机的又打过来:“再排多一天队,我可是要加钱的,误工费……”

报关员跑上跑下,来来去去不知道多少回,还要安慰司机不要着急。每次报关都是要经过等待的过程,不是海关效率低,是中国出口的货太多,这也可以看出中国制造在国外受欢迎的程度。报关员忐忑了一上午,下午2时30分,一切手续终于办好了,下午5时前,这两个20英尺货柜终于上轮船了。货轮鸣笛后,开始驶离港口,跟单员赶紧给在国外焦急的客户打个“报平安”。

小飞躺在海上漂泊三个礼拜,平安抵达了加利福尼亚的港口,入关后,开始清关,签字、盖章、签字……终于到达了客户James的中转仓。

James外表沉静,但这次心里有些着急,因为要赶在圣诞节前做好一切准备,首先要把货转发到其他地区仓库,还需要对全国的各个分店做质量检测,“我希望我的客人拿回去都觉得我卖给他的飞机是NO1”。

所以,James需要拆箱检测,再来装箱,虽然过程很复杂,也需要时间,但还是需要这么做,小飞也知道,这样所做的一切就是保证质量。

几经周折,小飞和他的朋友们开始分散到达遍布各地的仓库,经过市场的预热和宣传,等待圣诞节前的狂卖。

加州市区的Lisa女士曾给儿子买了一台创意飞的无人机,没想到会影响他的人生。她的儿子叫David,医生说孩子有点自闭症倾向,建议她多带孩子找人玩,融入社会圈子,可是Lisa发现David对小孩子感兴趣的地方都没兴趣。

一次Lisa带David去乡下农场。在加州很多农场主是利用无人机来打理和巡视农场。加州是美国农业发达的州,农业用地占全州30%。

看到无人机在天上飞,小David就站着不动。小David这时不怕陌生人了,跟着农场主的儿子在农场里跑来跑去,一起玩起了无人机。

农场主买了三台深圳创意飞公司的无人机,一台给孩子玩,两台拿来巡视农场。农场主告诉Lisa,无人机飞起来稳定,机载云台控制系统灵敏,飞机悬停在高空可以调整多角度拍摄,便于巡视农场。它还可以设置航点飞行模式,设置好飞行航线,挂上农药可以喷洒。农场主也把在加州总代理James介绍给Lisa,Lisa买了一款小轴距的无人机,加了防护罩,让David开心地玩。

3年过去了,现在David已经长到14岁了,已经不满足小飞机了,他已经换成大一点的无人机了,并且已经有很多无人机爱好者朋友。

4.未来市场:“无人机+”续写精彩故事

小飞离开后,它国内“家”里的故事还没结束。

在送走一批无人机之后,宋柏森又在他6楼的旧办公室里,与创业同伴思考未来怎么布局。

刚刚结束的深圳高交会上,无人机属于火的一个行业之一,组委会为此专门在龙岗大运中心的足球馆内举办了无人机分会场,但是,和5年前比,除非早已打开局面,一般的创新企业在无人机领域越来越弱势。

所谓瘦田无人耕,耕完有人争。当无人机产业在飞控、云台等核心技术解决之后,这两年无人机市场出现持续井喷现象。从四年前的100家不到,现在已有500多家。而产品同质化非常明显,业内人士介绍,其中七成都在模仿大疆产品。

在宋柏森看来,当年只剩下3万元都还好,困难的是去年开始,涌现出一批资金背景强大的竞争者,它们推出一款同档次产品,会抛低价杀进市场珠宝饰品批发
,破坏了早期创业者通过技术创新营造出来的价值生态。以前200元左右成本的飞控能卖到1000多元,现在只有不到300多元。因为前期投入的研发费用比较大,将出货量低的袖珍公司一下子拉入泥淖。

华强北就是这个市场的晴雨表,就像当年BP机、DVD、大哥大、功能机、智能机一样,三五年即过一遍兴衰浮沉。

“相比而言,我们算是冲击比较大的。”宋柏森坦言。虽然这家小公司现在每年推出一两款新品,但产品利润在大大降低。

南方此前采访多名业内人士认为,无人机市场越来越注重市场细分,宋柏森的小公司也将发展重心从科研向市场转变,主攻一些细化市场定位的定制性产品,相较而言,定制性产品利润较高。在高交会的一个投资人论坛上,宋柏森向观众展示了一台黑色的三防无人机,这种无人机可以潜伏水面,再经遥控飞向空中完成各种指令。

另一种方向,可能是将无人机中的一些重要配件单独开发成产品,业内用了一个术语“无人机+”来概括。比如无人机使用到的核心技术云台,现在出现手持云台,可以在运动中保证摄影、摄像画面清晰不抖动,这给年轻人带来新的自拍利器。

新的小飞的故事怎么写,相信未来还有更精彩的续集。

相关

深圳提“无人机腾飞工程”加速推动无人机产业集聚

从深圳市投资推广署了解到,2013年底,深圳市政府出台《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(2013—2020年)》,规划将无人机列为优先发展领域,提出“无人机腾飞工程”,重点支持建设无人机产业基地。

目前,已经明晰深圳市无人机产业发展基础、载体情况及下部工作目标。以提高无人机自主创新能力为核心,结合深圳市产业发展现状,引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无人机应用核心技术企业。

根据“率先引进产业链上游总体设计与集成企业,优化完善产业链中游核心零部件制造企业,积极拓展产业链下游营销服务企业”的指导思想,深圳市全面推动在无人机无人地面站、控制系统、发动机、螺旋桨、任务载荷、表层材料、图传设备等方面实现突破。

与此同时,深圳紧抓军民融合战略机遇,明晰该市无人机产业“五大定位”:行业定位、产品定位、市场定位、区域定位和品牌定位,以重点“军转民”项目为抓手,加速推动无人机产业集聚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