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法律

剧场翟天临暖男与霸道嘚特质唔都洧7z7z

2019-01-31 02:29:45 | 来源: 法律

《剧场》翟天临:暖男与霸道的特质我都有

谈感情 我开始理解并尊重 姐弟恋

新京报:《剧场》里你和陈数上演了姐弟恋,在现实生活中你怎么看待姐弟恋这种爱情?

翟天临:我以前特别不能理解,因为年轻,也因为没有经历过。但是经历了这次《剧场》的拍摄之后,我开始理解了这种感觉,甚至我很尊重。我觉得当你喜欢一个人,你考虑这个感情对男方或者女方有好处或坏处的时候,那还不是真的爱情。当你真的喜欢了的话,你会发现任何情感都是不顾一切的。你只要选择,去爱还是不爱。没有年龄什么的鸿沟在,不顾一切,不后悔。

新京报:你和陈数在剧中的感情戏也特别多,两人有那些拍戏时找感觉的小方法吗?

翟天临:大家沟通感情观,我们会聊自己生活中的感情,对感情的看法、给对方的建议。生活中,我们还会互相送书,陈数送给我一本书,就是关心我身体的,讲如何养生。这样,就是时刻我们都有一个关怀在,从拍戏的天到一天,这种关心一直都在。

新京报:你自己在爱情中会像王帆扬一样那么主动吗?

翟天临:生活中,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有我的影子,但是都不是我。我不能说完全跟他一样,我觉得,生活中我比较含蓄。

新京报:你近微博动向都是和戏、角色有关的。但你好像也并不排斥在微博上和江铠同公开这段恋情,有些互动。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公开呢?

翟天临:当时是被狗仔拍到我们在一起,我觉得作为一名男士,我应该(公开)。第二天我就在上告诉大家这件事情。这事儿发生了,也不用多想,我也不会再拿这件事情去说去炒。我们俩之间的事情,处理得好与不好,那都是私事。

说表演 与张嘉译 多年兄弟变父子

新京报:在《白鹿原》中你和张嘉译是继《心术》之后第二次合作?

翟天临:哈哈,我就很奇怪,他《心术》演我大师兄,突然间变我爹了。(这种感觉怎么样?)很怪异,平时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地叫,突然得叫爹,很怪。他当时给我打说,当他儿子,我里都蒙了。但是我俩很快就适应过来了,场就适应下来了。我们一个演上代白家的,一个演下代白家的,我相信我们第二次合作应该不会让观众失望的。

新京报:《白鹿原》被很多人喜欢,接白孝文的角色时有做什么准备吗?

翟天临:我塑造的白孝文是白家年轻一代的长子,也就是白鹿原的继承人。他是整个白鹿原上前后变化的人,中间有身败名裂、吸了毒、很叛逆,但成为官员。在他的身上人性宽容度非常广,这个角色对人性挖得特别深。我也是嘉译老师个定下来的演员。当时在想谁来演他的儿子,谁演白孝文。讨论了很久,给我打了,这是对我的信任。我为了这个戏,把头发剃光了。也为这个戏,停止了健身,因为要有地主家儿子那种胖的感觉。我们专门来体验陕西农村生活,割麦子、赶马车 学了很长时间。

新京报:这部戏拍摄中,有那里让你觉得很难演,受到了挑战吗?

翟天临:白孝文这个角色,太多挑战。后期他整个人格丧失。包括他之前和田小娥还有自己的媳妇都有一些那方面的戏(激情戏),这些都是我之前没有尝试过的,这都是这个角色给我的压力。

暖男

其实 暖男 和 霸道总裁 这两种角色我都演过,杜拉拉的时候(《杜拉拉之似水年华》)演得就是一个霸道总裁,《剧场》里就是暖男。我觉得我生活中,也没法儿把一个人标签化,说是暖男还是霸道。我觉得这两个任何一个特质在我身上都是有的,生活中的人要远比角色中的人在性格上复杂化一点。我觉得暖男,说白了就是对人的一种关心。甭管霸道总裁还是暖男,都应该对女士有一个起码的关心与体贴。 口述:翟天临

学霸

演员需要去充实自己,所以我选择了(去读博士)。充实自己并不是说我去学了什么东西,我一直在学习,在接受新东西,(进修之后)我觉得我对文学、对以后角色的理解会更深入。会对人性的一些探讨更加有把握一些。上学有几年的时间,但这不是一种浪费。我也不会急于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发展,对我来说,路还是很长的。我需要踏踏实实当演员、去创作、去有这个底蕴。以前老一辈艺术家们,现在就是中流砥柱,他们不也是一直在进修学习。 口述:翟天临

采写/新京报

二手搅拌罐批发价格
三明市童装泳衣价格
污泥脱水机厂家

猜你喜欢